<ins id="sishs"></ins>
<ins id="sishs"></ins>

  • <dfn id="sishs"></dfn>
  • <bdo id="sishs"></bdo>
      <ins id="sishs"><button id="sishs"></button></ins>
      <bdo id="sishs"><tt id="sishs"><source id="sishs"></source></tt></bdo>

      <dfn id="sishs"></dfn>

      烈焰、高壓水槍與戰友之間 他站成一堵墻

      時間:2022-08-26 21:28:00  來源:重慶日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 “ 發現 ” ,使用 “ 掃一掃 ”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烈焰、高壓水槍與戰友之間 他站成一堵墻

      9aeeb60da4e627fcfdb5d4b073f55823.jpeg

      八月二十四日,黃昭強與戰友奮戰在巴南山火撲救前線。(受訪者供圖)

      8月25日,經市區兩級救援力量86個小時全力撲救,巴南山火明火已全部撲滅。

      可在24日上午,因救戰友右眼受傷,已在火場連續奮戰兩天兩夜的黃昭強,被緊急送入巴南區人民醫院……

      他接連兩次擋在危險與戰友之間

      24日上午,巴南區一品街道火場,黃昭強所在的重慶市專業應急救援總隊接到指令,從東西兩個方向突進,用背負式水泵引水進林,追打火頭。

      作為重慶市專業應急救援總隊渝西支隊一中隊二小隊隊長的黃昭強,再一次沖在了最前面。

      然而,臨近11時,林間風勢突變,已被壓制的明火乘風而起,迅速發展為樹冠火,火星四處飛竄。

      身旁的干草瞬間被點燃,濃煙、大火切斷了隊伍的退路。

      眼見著烈焰撲向身邊的兩名戰友,黃昭強一個箭步橫在烈焰與戰友之間,并用力將戰友推開,卻將自己的整個背部暴露在熊熊烈火之中。

      推開戰友,黃昭強順勢一個前滾翻,躲開了火舌,再一個前沖并順勢站起。“大家不要亂,用水槍壓制火舌,打出通道,其他人全部躲到水槍后面……”

      話音未落,一名民兵突然腳下打滑,身體徑直撞向噴射著強勁水流的高壓水槍。千鈞一發之際,黃昭強再次一個跨步上前,擋在民兵和高壓水槍之間。

      強勁的水柱瞬間擊中黃昭強的右眼。踉蹌著退了好幾步,黃昭強一屁股坐在地上。劇痛讓他幾近昏厥,鮮血順著捂著眼睛的指間涌出……

      戰友們一擁而上,迅速將黃昭強抬離火線。

      他已在救火一線奮戰了八天七夜

      從南川轉戰江津,再到巴南,黃昭強所在的這支隊伍已連續在山火一線奮戰了八天七夜。

      “小強曾是武警戰士,身體素質好、作風優良,每次他都是請戰最艱難最繁重的攻堅任務。”戰友們眼中的黃昭強有些沉默寡言,但任勞任怨,上了火場卻絕不含糊。

      南川救火時,一處山火借著風勢越燒越旺,眼看又要燒成樹冠火,可直升機尚在取水路上。黃昭強拿著高壓水槍、迎著火舌率先沖了上去。隊長身先士卒,隊員們一擁而上,很快將火情控制住。

      為救人直面危險,他不是第一次

      今年36歲的黃昭強,出生于綦江區石壕鎮,18歲時應征入伍,成為一名武警戰士。

      “聽著長輩講述當年紅軍在石壕的故事長大,黃昭強從小就吃苦耐勞、勤勤懇懇,也樂于助人。”

      退伍后,黃昭強加入了重慶市礦山應急救援隊。他說:“能救人、能幫助更多的人,雖然很危險,但很有意義。”

      “最危險的那次,是在湖北一個煤礦。”黃昭強回憶,“煤礦瓦斯爆炸,我被抽調去參加救援……”

      低矮的礦洞只容一個人貓腰通行,彌漫的煙霧吞噬著頭燈的光亮,嗆人的煙氣讓人喘不過氣,即使是經驗豐富、身體素質過硬的黃昭強也因為大量出汗而有些虛脫。

      “只有咬牙堅持,我們是進去搜救人,不能讓別人把自己抬出去。”稍事休息,冒著坑道塌方和爆炸隨時再次發生的危險,黃昭強在黑暗中摸索前進,最終和隊友一起救出了被困礦工。

      今年6月,黃昭強所在的重慶市礦山應急救援隊改組加入新成立的重慶市專業應急救援總隊,黃昭強擔任了渝西支隊一中隊二小隊隊長,承擔的任務更多,擔子也更重了。

      本月31日他原已確定舉辦婚禮

      “我們原本決定這個月31號舉行婚禮……”電話那頭,黃昭強的妻子楊碎聲音幾度哽咽。因疫情防控,她無法到醫院陪伴和照顧自己的愛人。

      楊碎在電話里告訴記者,他們今年5月20日領取了結婚證。8月中旬,黃昭強特意請了婚假,準備回綦江與她一起籌辦婚禮。

      考慮到他都36歲了,又馬上辦婚禮,總隊特別批準他完婚后即刻歸隊。不曾想,還在婚假中的黃昭強接到一級戰備命令后,打起行裝就回到了單位。

      “我的小隊隊員對打山火經驗不足,他們需要我來帶領,這次出任務我必須去!”黃昭強看著妻子眼里涌出的淚水,又柔聲安慰,“你要相信,我們專業救援總隊有最適合山區打火的裝備,我們日常訓練就是為了這個時候。我一定會平平安安回來,8月31日那天娶你過門!”

      “他說過,31號要回來娶我過門的……無論等多久,我都等他。”楊碎說,“即使他真的瞎了,我也要嫁給他。”

      “我們會盡最大努力,讓他的視力盡快恢復。”巴南區人民醫院眼科醫師殷慶瑞介紹,目前黃昭強的眼部出血已被吸收了很多,視力已恢復到0.25,“接下來,我們將對他的視網膜和眼底進行全面檢查,如果沒有大的問題,相信視力能夠逐步恢復。”

      編輯:張娟

      網站簡介 |  本網動態 |  友情鏈接 |  版權聲明 |  我要投稿 |  聯系我們 |  工作郵箱 | 不良信息舉報
      本網站法律顧問:陜西洪振律師事務所主任 王洪
      陜ICP備07012147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70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706142 陜公網安備 61011302000103號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長安南路336號 聯系電話:029-85257337(傳真) 商務電話:029-85226012 投稿郵箱:news@cnwest.com
      Copyright ?2006-2022 西部網(陜西新聞網)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产精品亚洲国产在